「我心透光的城市風景」—作者.王銘董

作者:王銘董 插畫:語不驚人毛不休 去年10月住進加護病房的時候,精神萎靡對生命灰心喪志。撐過手術及連續兩個禮拜的發燒狀態,我轉回普通病房後,種下對世界坦白的種子。這世界少了我仍然繼續轉動;而我的存在能讓我繼續呼吸體驗這個世界。因此我認為把親身經歷故事真誠地分享給世界是我繼續活著的使命。

【看過去】2013年北市社會宅-拒收愛滋患

有關2013年03月02日蘋果日報報導中北市社會宅 拒收愛滋患,首案釋出277戶 排除遊民等7類 挨批歧視,文中「為爭取居民支持,都發局決定不依《住宅法》保障的12大類對象照單全收,日前更簽請台北市長郝龍斌同意,排除家暴(或被性侵)者、特殊境遇家庭、遊民、災民、愛滋病感染者等7類對象入住,僅開放低收戶、育有未成年子女3人以上、身心障礙者、原住民及65歲以上老人等5大族群申請入住。」 社會住宅本來就是為弱勢族群興建,北市府卻帶頭排斥,就是一種歧視,不管是愛滋患者或其他弱勢族群都需要受保障,再者 貴單位不停的宣導愛滋不應只是口號,友善之都應該不是這樣所作為,請 貴單位協助弱勢族群應有的權力。

這不是H的童話故事(2)– by.七海

發病初期,剛高中畢業的我,那陣子以為是吃壞肚子了還是怎麼樣,整整兩個月的時間,我的胃感覺一直胃食道逆流,吃不下飯,常發燒,想吃點東西又吃不下。 換了一間又一間的診所,吃了一包又一包的胃藥或是抗生素,但都不見好轉的跡象。強忍著噁心的味道,又吞下了一包醫生開給我的藥,心裡總想著,哪一天快點結束這痛苦的過程。

現+發聲:從愛滋感染者生存現況談起 (1)

雖然台灣從過去到現在歷經多次感染者權益的法律、政策修訂,但是不足仍然存在著,仍有許多可以努力改進的面向。我們嘗試在那夜找出不同的聲音,也希望帶著當天參與和現在正在閱讀此篇記錄的你,理解到制定這些政策的社會脈絡以及修法缺失之下的真實故事。 2018年01月26日晚上──「有心咖啡」我們開始「幹」愛滋感染者的生存現況,從「醫療藥物」、「法律權益」、「社會汙名」與「NGO與社群」開始,從與談感染者小偉的親身視角規劃了題目的方向,談起臺灣感染者可能都會有的疑問與關心。